英国又一老牌连锁百货申请破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中国商报/中国商网(编译年双渡)英国的连锁百货商店并不多,但即使这样,英国国家统计局(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)的数据显示,在过去的5个月中,英国零售额每个月都出现下滑或停滞的情况——这是自1996年有记录以来最长的一段无增长期,就连本应提振销量的圣诞购物季都没起到救命稻草的作用。而就在圣诞季过去不久,成立于1881年、已有23家分店的老牌百货商店比尔斯(Beales)称,由于圣诞节期间的销量低于预期,即使近期他们渡过了难关,但仍无法排除关闭商店的可能性。1月20日,由于没能成功找到买家,也无法筹集到新的投资,比尔斯正式向法院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文件,并委托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(KPMG)作为集团资产接管人处理一应相关事务。截至2019年3月的上一财年(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),这家公司已损失317万英镑。目前,比尔斯的线上电商平台已经全面关闭。在过去的5个月中,英国零售额每个月都出现下滑或停滞的情况——这是自1996年有记录以来最长的一段无增长期,就连本应提振销量的圣诞购物季都没起到救命稻草的作用。CNSPHOTO提供百年老店申请破产毕马威的顾问最初于2019年12月受聘于比尔斯百货,以寻求可能的再融资机会。尽管这一过程引起了许多方面的关注,但并未为公司找到任何解决方案。因此,董事们做出了艰难的决定,将公司纳入毕马威的托管。毕马威合伙人兼联合行政总裁威尔.赖特表示,在租金高企、税负沉重、圣诞销售疲软、增资失败等因素的夹击下,托管成为比尔斯百货目前的唯一选择。未来一段时间,他们将会继续保证23家门店的正常经营,并对一些可选方案进行评估,其中包括与潜在买家及投资人进行商谈。比尔斯百货于1881年在伯恩茅斯成立,在英国共设有23家百货商店,出售各种家具、时装、玩具和化妆品,目前拥有约1000名员工。1995年,比尔斯正式宣布上市。1996年开始,比尔斯收购了Robbs等一系列的百货公司,积极进行业务扩张。但其中一部分门店因为经营不佳或是房地产改造等原因关闭。2018年,比尔斯首席执行官托尼.布朗买下了公司,比尔斯正式私有化退市。英国的连锁百货商店并不多,但在电商的冲击之下,日子都不好过,即使是英国最大、一向跑赢百货同行的约翰路易斯百货(John Lewis),在2019年圣诞购物季同类产品的销量也下滑2%。而在2019年11月17日-2020年1月4日这段时间里,共实现总销售11.34亿英镑,同比减少了2.3%。如此情形之下,公司甚至提醒股东和员工可能将无法获得年度分红。除了比尔斯,英国的德本汉姆百货(Debenhams)从1月11日起开始关闭19家商店;福莱德百货(House of Fraser)在圣诞节前就宣布,如果政府不改革商业税,可能不得不关闭更多的商店。目前,除了根据假日季销售增长5.2%的强劲表现而上调全年盈利展望的Next外,英国多个大型零售商的销售数据都令市场失望。马莎百货(Marks&Spencer)的时尚与家居业务可比销售同比下降了1.7%,降幅远高于市场预测的0.8%。德勤(Deloitte)会计师事务所的统计显示,过去两年里,英国有249家零售商倒闭或者走上破产程序,这包括母婴零售商Mothercare、Forever21和Bonmarche等。随着这些大型零售百货的大举收缩零售阵线甚至破产,英国商店的空置率已经从一年前的11.5%上升至超过12%。英国零售业录得最差纪录毕马威的零售销售监测数据显示,去年英国零售销货价值同比下跌0.1%,较增长1.2%的2018年大幅衰退。这是1995年来首次出现整体衰退的一年。另一项由巴克莱银行(Barclaycard)进行的调查也显示,消费者信心的增长并没有提高人们在圣诞期间的消费。这一研究认为,如果把通货膨胀因素考虑进去,英国消费者去年的消费力下降了。就在今年1月份还未结束时,英国零售研究中心(Centre for Retail Research,CRR)就表示,英国零售业已有约一万个工作岗位被裁减,预计未来会有更多裁员。英国零售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,英国约有300万人在零售行业就业,但在2019年,该行业共减少了143100个职位。有分析人士表示,一般来说零售商的日子在1月份都不好过,如果圣诞期间的销售不理想,1月就会很困难,特别是1月底还需要缴纳一个季度的房租。分析人士预计,今年英国会有更多零售企业破产。由于消费者消费更加谨慎,加上租金、商业税和雇员薪水上涨,英国的实体零售商面临巨大压力。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大选中承诺,会出台措施帮助面临困难的英国小型零售商,还会复查商业税制度;政府会为约50万个小型零售商家提供短期的商业税减免,并且会在3月份公布新一个财政年度的预算后开始对商业税制度进行全面复查。《每日邮报》发表的一篇评论认为,英国消费者的观念在近年发生了明显的转变,人们在消费的时候考虑的因素分为两极:价钱和质量。也就是说商品要想吸引消费者,要么在价格上非常便宜,要么就是质量过硬。《每日邮报》引述一位为普拉达(Parda)和ZARA等许多品牌提供市场研究的荷兰零售业分析师的话说,人们现在已经厌倦过度消费了,他们想要的是质量好的产品。现在没人希望看起来跟别人一样——穿着同样的品牌。英国高街衰落的原因被归咎于高额商业税、消费者信心不足以及零售电商的兴起。后者通常被认为是最大的原因。虽然英国实体零售的衰落并不能够代表整个英国零售业(实体零售大概占英国整个零售业销售额的三分之二),英国零售业联合会行政主管狄金森也解释称“英国面临脱欧带来的不确定前景,政治的不稳定也在去年12月才结束,这都进一步削弱了节日期间消费者的购物需求。而且,零售商们还面临在圣诞购物时越来越挑剔和小心谨慎带来的挑战”,不过,在线零售也面临严峻的挑战,包括日益激烈的竞争和广告压力。面对不景气的市场环境,这些公司都在积极进行改革,但有些依旧难逃破产的命运。颠覆式创新到底会带来什么近年来,互联网的崛起改写了零售业的商业版图,除了电商巨头,一些不断兴起的小型创业公司,也不断成为实体零售的噩梦。管理学大师、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克莱顿.克里斯坦森敏锐地抓住了过去十年间互联网颠覆创新的时代精神,在其所著《创新者的窘境》一书中广泛普及了颠覆性创新的理念。他指出,大公司之所以无法预见自己被颠覆的命运,恰恰是由于它们专注做“正确的事”时的极度理性,忽略了来自创新型小公司的潜在威胁。《经济学人》表示,可以说,过去十年里一些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商业趋势都体现了克莱顿.克里斯坦森的思想,其思想本身也具有颠覆意义。简而言之,克里斯坦森认为,大公司之所以无法预见自己被颠覆的命运并非因为愚蠢,而是由于它们的极度理性。它们专注于为最优质和最能贡献利润的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,往往到了过度设计的地步。但是如果这令它们忽视了那些资金不足的后起之秀的威胁,认为这些小公司推出的廉价产品针对的市场不起眼而不足为患,那么它们其实就是做了“错误的事”。这些竞争对手一旦转入高端市场,直击要害,其威胁可能很快变得攸关生死。颠覆性创新的迹象随处可见。《经济学人》举例道,在印度,穆科什.安巴尼的Jio移动网络提供廉价的高速数据服务,已经颠覆了电信市场。在美国,借助电商渠道的直销消费品品牌也让传统零售商夜不能寐,从剃须刀(Harry’s)到眼镜(Warby Parker),再到床垫……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在克里斯坦森的指导下,传统企业到底该如何应战?一些大公司在竞争对手有能力造成伤害之前就将其收入麾下,正如谷歌收购了Youtube,脸书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,埃克森美孚收购了水力压裂公司XTO,达能收购了Alpro等非乳业品牌。也有公司通过持股潜在的颠覆性公司来“监视”其动向,如通用汽车投资了Lyft,苹果等其他公司则设法从对手内部进行自我颠覆。当然,大公司拥有大量的资源、实验室和研究人才,显然比谁都更具创新力。但克莱顿.克里斯坦森的理论就挑战了这种观点,他让创业公司相信,即使最优秀的传统企业也可能被推翻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苹果的乔布斯和亚马逊的贝佐斯都是该理论的拥护者——这就解释了为何他们在颠覆了市场之后仍然永远保持警惕。克莱顿.克里斯坦森的理论也不乏批评者。科技博客Stratechery的博主本.汤普森就指出,克莱顿.克里斯坦森对苹果的iPhone不屑一顾,认为它只是一款花哨的手机;他对特斯拉的看法也差不多,一度将其视为无关紧要的奢侈品;他对优步的态度也是如此,因为优步刚起步的时候既不比出租车便宜,服务上也和出租车相差无几。但是,最终它们都撼动了市场。有了互联网,无论在高端还是低端市场都可以更容易地提供优质的服务。但《经济学人》评价道,在互联网的颠覆性力量生根之时,克里斯坦森的理论以一种强有力的简洁抓住了时代精神。他的理念并不是全新的创造,就管理学思想而言,颠覆性创新比不上复式记账法。但是迄今为止,它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。几十年后,在Harry’s剃须刀对传统品牌吉列的冲击中,这种洞见再次得到验证——这种恒定性令人愉悦。来源: 中国商报